Tuesday, October 4, 2016

旅程








看见小孩就开始想念远在米乡的孩子们。

路人的眼神比我还杀是想怎样。

一个人旅行只能一个人面对所有恐惧。
也只有这样你才看得见真实的自己。


看见人群中裹着头巾的一颗颗脑袋仿佛看见家。

他让我给他说说近况,我找了离家出走时拍的照片给他。
我什么也没有只剩下几张随手拍下的照片和只言片语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