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8, 2018

生活



開學以來,生活被各式各樣的煩惱圍繞。
常常匆匆走過許多原以為可以珍藏的故事情節。
一次又一次地無助與一次又一次的得過且過成了生活中難以忽視的阻礙。
離畢業典禮越來越近了,我心心念念的人兒已經離我很近很近了。

我跟他們說我的大學生活快結束了,我會捨不得。
以後的心臟需要更強大更有毅力地面對我的研究所生活。

我還走在自己喜歡的路上,偶爾快樂,偶爾悲傷。
身邊也有三五知心朋友,我們聊學業、未來,一起面對自己的所有情感。
偶爾我們因為自己看透社會殘酷而悲傷;偶爾我們因為一個人的虛情假意而憤怒。
生活由大大小小的事情組成,這是我們生活的樣子。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或者可以說愛,很愛很愛現在的自己。
我想大人們說的青春年華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手頭上依然有許多未完待續的故事需要留下完美的結局。
我想過無數個讓自己永遠活在舒適圈的方式,後來發現這樣的日子永遠不存在。
這裡有太多太多回憶,重讀以前的文字時發現叛逆時期愚蠢的自己時覺得好傻好天真。
想過毀滅所有這樣愚蠢的文字。
後來再想想,也因為有過這樣的時候,才會有現在的自己。

3月看了陳昇的春酒演唱會;5月中看了安溥的演唱會。
兩場演唱會結束後內心有許多說不了的感觸。
這段時間的小遺憾大概是錯過了萬芳的演唱會吧!
不過這樣也好,有遺憾才有更美的相遇。

最後來說說元智文學獎!
關於創作這回事,發現自己的耕耘有了收穫是件快樂之事。
創作不是生活中主要的存在,但沒有了這些日子以來的生活經驗,就沒有我拼湊起來的文字。
去年和今年同樣只投散文,應該說只能投散文吧!
我沒有太簡練的語言寫詩,也沒有太多的耐心設計我的故事情節。
去年連初審都沒通過就被刷掉了。
於是今年投稿的時候,我跟自己說,我的目標是通過初審。
那陣子的事情有點多,多得我很想回家。
作品是投稿截止半小時前寫好的,然後它真的通過初審了。

這些年交的朋友常常在幫自己上課。
他們說想達到的事只要去執行就可以了,什麼都不要想,做就對了。
應該就是這樣子的,做就對了。


Sunday, March 4, 2018

倒數第二天 我從溫暖被窩走出來,看見滿地的匆忙



凌晨三點十分。
掙扎了無數個日子以後,我給自己買了一張陳昇春酒演唱會的入門票。
系統在付款完成以後顯示了「Sold Out」兩個字,也許我就這樣買了最後一張票。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任性成什麼樣子,但至少在我活著的日子裡,我努力給自己更快樂的日子。
離開家裡的腳步越來越大以後,我還剩下什麼呢?
也許未來的日子會給我更多的答案,我是這樣天真的想。

Tuesday, February 6, 2018

第11天 病菌找上門了

你可以將這一地的碎片帶走嗎,上面有你的名字。

匆匆來到第11天,這些天的生活過得太好、太自在,病菌漸漸找上門了。此刻的鼻子有點塞、喉嚨有點疼。明天媽媽知道我變成這個樣子以後,又要碎碎念了。但我愛這樣的她。

回家真好。

很多人都在問會想家怎麼還想出去讀書?待在家隨便找一份工作不就好了嗎。我一直在成為更好的自己啊,也成為更珍惜眼前一切的自己。我愛我的家人,也愛接受我喜怒哀樂的這片土地。

我還是窮學生,但我擁有的愛很充足。我所讀所學的一切在他人眼裡也許看起來很平凡,但它給我教會我的太多。我只能繼續挖掘,繼續找尋我的問題與答案。

曾經我是很任性的孩子,常常在「爭」這個字眼面前徘徊,沒有個結果勢不罷休。這些年來,很多事情都有了變化,我更愛現在的自己。

聽王菲和楊丞琳唱《暗湧》,粵語與華語版本的都各有特色。林夕的詞裏頭有種無法言喻的深,像一個救生圈,捉住的時候隨波流擺動,放手一搏時候自己為自己掙扎。

漸漸感受到病菌的威力了,我想它是為讓我回歸正常的生活方式而來的。

Sunday, February 4, 2018

第9天 回憶總是跳出來

後來我們都會發現,那些回不去的時光最美。

表弟們參加歌唱比賽,我也跟著去了一趟檳城,看見了以前常常混在一起的人們。那個家依然有可愛的朋友們陪你說笑打鬧。

短短幾個小時的逗留,最後換來了回憶寶箱無止境的翻箱倒櫃。原以為可以淡然略過的時光,如今一次輕撫已掀起了波濤洶湧。我實在沒有辦法想像,當一切老得只剩下塵埃以後,我還可以捉住什麼。

從檳城的短暫逗留回來以後,聽了好多段錄音,聽一首首被自己摧毀的金曲在耳機的兩端轟炸自己。於是就這樣勾起了想k歌的癮。想唱給自己聽,也想唱給想聽的人聽。

回來九天了,心中依然有難以消散的愁。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為自己的任性貼上任何「因為不想留任何遺憾」的標籤了,事到如今也只能讓自己在愁緒中找尋失蹤的出口。也會害怕也會擔心受傷,但回憶告訴我要勇敢對抗它們。所以我還在等,等天上的星星變成在我面前的小眼睛。

我想這樣就可以一輩子了,因為心中有愛。

Friday, February 2, 2018

第7天 我的味蕾在跳舞

回家一個星期以後,終於想走出家門了。闊別幾個月重新開車,想起在吉隆坡工作的時候。一個人開車聽音樂的感覺會讓人著迷。

以後的生活條件允許的話,真心希望可以住在一間有泳池的家,每天可以跳入泳池中好好思考。今天游泳的時間有些短,花了長時間和她在泳池內聊天。昏黃的天空在我們背後,這樣的吉打州很漂亮。

晚餐吃了滷粿條、鹵肉、蚵仔煎,每一口都很幸福。小時候的海頭墘就真的在海頭墘,那時的我喜歡拉著爸爸坐在靠著岸邊的位子,一不小心就被蚊子親吻出好幾個包。當年的鹵肉一不小心就吃到二十幾歲,本來不喜歡的滷粿條也不知道在哪一天突然愛上了。這裡還有好多好吃的呢。我希望自己的惰性再減一些,讓我為我成長的地方做更多事情。

中午醒來以後陪媽媽做了一些花生酥。媽媽手中搓出來打都是同樣大小的小團子,和我搓的相比之下,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產品。

回來一星期了,有些事情漸漸走在軌道上了。我的想念漸漸被療癒。

Thursday, February 1, 2018

第6天 我看見愛我的她


陪著爸爸媽媽出席親戚的喪禮。坐在靈堂外和回家的途中,想起了她,還有種種的回憶。

快17年了耶,她走了以後,很多痕跡還烙印在心中。我跟他們說過我和她的故事,在漆黑的夜晚,也在無人的台北街頭。那時分享這些回憶的過程中,眼淚常常自然而然地流到了臉頰。

今天是她親近的人逝世的日子。她們會在遠方的某個角落相遇嗎?還是就這樣各走各的路?生與死是生命中難以逃避的課題。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來來往往的過客啊,誰留著誰走了不過是陣風。

我在回憶裡看見愛我和我愛的她,但這樣的回憶告訴把它們捉得太緊,日子會過得很糟糕。

留台以前,常常幻想自己一個人到處走的情景。後來真正到了那裡以後,卻開始對眼前的一切有所猶豫,當然也常常被現實捆綁。

也想起了看完陳昇演唱會的那個凌晨。期末考以前看演唱會還真是件麻煩的事情,原本以為在誠品裡頭看戲曲史應該很痛苦,但後來發現當時候集中看的資料都烙印在腦海裡了。凌晨走在台北一直是心願清單裡的項目之一,但我一直沒想到的是走在另一個國度的街上也會想起她。我跟他說我和她的故事,用很省略的語言輕輕帶過。我害怕越往深處挖掘,台北街頭會被鹹鹹的淚水淹沒。

有些與生俱來的感受能力,不管怎麼擺在一旁,終究會被自己嚇醒。我的親情是如此,愛情、友情亦是。

Wednesday, January 31, 2018

第5天 我看了《與神同行》


我除了我自己,還剩下什麼?

看完了《與神同行》第一個想法是回家要寄封信給翠瑛老師,告訴她往後的文學與電影課也許可以看一看這部電影。

《與神同行》到底有什麼好呢?那些說好的朋友們為什麼會說好呢?是因為人家說好我也說好嗎?

看電影的時候想起了在台灣一起生活的朋友們。我們曾經在無數個夜晚討論各種生命課題,檢討自己的同時也檢討別人。那些個夜晚的笑與淚累積起來的話,大概可以摧毀一片稻田。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需要接受各種挑戰。如果只是一直守在原位,就看不見另一個地方所承受的愛與痛。電影與文本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它所給予觀眾的視覺享受。我們跟著演員的一舉一動哭笑,也跟著後製影像的絕佳效果來回穿梭。若稍有遲疑或不小心進入思考模式,眼前的畫面便迅速掠過。

很多話現在不說,也許就這樣一輩子變成一個謎了。我的愛與哀愁常常掛在身邊。那是因為我知道,哪一天失去了跟他們說的機會,我的世界會崩塌得只剩下灰燼。我還在學習各種表達愛的方式,也許這樣可以用我的方式讓更多人也去表達愛。

我擁有太多抽象的情感。如果不好好整理的話,這一輩子會有太多遺憾。我愛你,所以常常擔心自己會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