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4, 2018

倒數第二天 我從溫暖被窩走出來,看見滿地的匆忙



凌晨三點十分。
掙扎了無數個日子以後,我給自己買了一張陳昇春酒演唱會的入門票。
系統在付款完成以後顯示了「Sold Out」兩個字,也許我就這樣買了最後一張票。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任性成什麼樣子,但至少在我活著的日子裡,我努力給自己更快樂的日子。
離開家裡的腳步越來越大以後,我還剩下什麼呢?
也許未來的日子會給我更多的答案,我是這樣天真的想。

Tuesday, February 6, 2018

第11天 病菌找上門了

你可以將這一地的碎片帶走嗎,上面有你的名字。

匆匆來到第11天,這些天的生活過得太好、太自在,病菌漸漸找上門了。此刻的鼻子有點塞、喉嚨有點疼。明天媽媽知道我變成這個樣子以後,又要碎碎念了。但我愛這樣的她。

回家真好。

很多人都在問會想家怎麼還想出去讀書?待在家隨便找一份工作不就好了嗎。我一直在成為更好的自己啊,也成為更珍惜眼前一切的自己。我愛我的家人,也愛接受我喜怒哀樂的這片土地。

我還是窮學生,但我擁有的愛很充足。我所讀所學的一切在他人眼裡也許看起來很平凡,但它給我教會我的太多。我只能繼續挖掘,繼續找尋我的問題與答案。

曾經我是很任性的孩子,常常在「爭」這個字眼面前徘徊,沒有個結果勢不罷休。這些年來,很多事情都有了變化,我更愛現在的自己。

聽王菲和楊丞琳唱《暗湧》,粵語與華語版本的都各有特色。林夕的詞裏頭有種無法言喻的深,像一個救生圈,捉住的時候隨波流擺動,放手一搏時候自己為自己掙扎。

漸漸感受到病菌的威力了,我想它是為讓我回歸正常的生活方式而來的。

Sunday, February 4, 2018

第9天 回憶總是跳出來

後來我們都會發現,那些回不去的時光最美。

表弟們參加歌唱比賽,我也跟著去了一趟檳城,看見了以前常常混在一起的人們。那個家依然有可愛的朋友們陪你說笑打鬧。

短短幾個小時的逗留,最後換來了回憶寶箱無止境的翻箱倒櫃。原以為可以淡然略過的時光,如今一次輕撫已掀起了波濤洶湧。我實在沒有辦法想像,當一切老得只剩下塵埃以後,我還可以捉住什麼。

從檳城的短暫逗留回來以後,聽了好多段錄音,聽一首首被自己摧毀的金曲在耳機的兩端轟炸自己。於是就這樣勾起了想k歌的癮。想唱給自己聽,也想唱給想聽的人聽。

回來九天了,心中依然有難以消散的愁。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為自己的任性貼上任何「因為不想留任何遺憾」的標籤了,事到如今也只能讓自己在愁緒中找尋失蹤的出口。也會害怕也會擔心受傷,但回憶告訴我要勇敢對抗它們。所以我還在等,等天上的星星變成在我面前的小眼睛。

我想這樣就可以一輩子了,因為心中有愛。

Friday, February 2, 2018

第7天 我的味蕾在跳舞

回家一個星期以後,終於想走出家門了。闊別幾個月重新開車,想起在吉隆坡工作的時候。一個人開車聽音樂的感覺會讓人著迷。

以後的生活條件允許的話,真心希望可以住在一間有泳池的家,每天可以跳入泳池中好好思考。今天游泳的時間有些短,花了長時間和她在泳池內聊天。昏黃的天空在我們背後,這樣的吉打州很漂亮。

晚餐吃了滷粿條、鹵肉、蚵仔煎,每一口都很幸福。小時候的海頭墘就真的在海頭墘,那時的我喜歡拉著爸爸坐在靠著岸邊的位子,一不小心就被蚊子親吻出好幾個包。當年的鹵肉一不小心就吃到二十幾歲,本來不喜歡的滷粿條也不知道在哪一天突然愛上了。這裡還有好多好吃的呢。我希望自己的惰性再減一些,讓我為我成長的地方做更多事情。

中午醒來以後陪媽媽做了一些花生酥。媽媽手中搓出來打都是同樣大小的小團子,和我搓的相比之下,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產品。

回來一星期了,有些事情漸漸走在軌道上了。我的想念漸漸被療癒。

Thursday, February 1, 2018

第6天 我看見愛我的她


陪著爸爸媽媽出席親戚的喪禮。坐在靈堂外和回家的途中,想起了她,還有種種的回憶。

快17年了耶,她走了以後,很多痕跡還烙印在心中。我跟他們說過我和她的故事,在漆黑的夜晚,也在無人的台北街頭。那時分享這些回憶的過程中,眼淚常常自然而然地流到了臉頰。

今天是她親近的人逝世的日子。她們會在遠方的某個角落相遇嗎?還是就這樣各走各的路?生與死是生命中難以逃避的課題。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來來往往的過客啊,誰留著誰走了不過是陣風。

我在回憶裡看見愛我和我愛的她,但這樣的回憶告訴把它們捉得太緊,日子會過得很糟糕。

留台以前,常常幻想自己一個人到處走的情景。後來真正到了那裡以後,卻開始對眼前的一切有所猶豫,當然也常常被現實捆綁。

也想起了看完陳昇演唱會的那個凌晨。期末考以前看演唱會還真是件麻煩的事情,原本以為在誠品裡頭看戲曲史應該很痛苦,但後來發現當時候集中看的資料都烙印在腦海裡了。凌晨走在台北一直是心願清單裡的項目之一,但我一直沒想到的是走在另一個國度的街上也會想起她。我跟他說我和她的故事,用很省略的語言輕輕帶過。我害怕越往深處挖掘,台北街頭會被鹹鹹的淚水淹沒。

有些與生俱來的感受能力,不管怎麼擺在一旁,終究會被自己嚇醒。我的親情是如此,愛情、友情亦是。

Wednesday, January 31, 2018

第5天 我看了《與神同行》


我除了我自己,還剩下什麼?

看完了《與神同行》第一個想法是回家要寄封信給翠瑛老師,告訴她往後的文學與電影課也許可以看一看這部電影。

《與神同行》到底有什麼好呢?那些說好的朋友們為什麼會說好呢?是因為人家說好我也說好嗎?

看電影的時候想起了在台灣一起生活的朋友們。我們曾經在無數個夜晚討論各種生命課題,檢討自己的同時也檢討別人。那些個夜晚的笑與淚累積起來的話,大概可以摧毀一片稻田。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需要接受各種挑戰。如果只是一直守在原位,就看不見另一個地方所承受的愛與痛。電影與文本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它所給予觀眾的視覺享受。我們跟著演員的一舉一動哭笑,也跟著後製影像的絕佳效果來回穿梭。若稍有遲疑或不小心進入思考模式,眼前的畫面便迅速掠過。

很多話現在不說,也許就這樣一輩子變成一個謎了。我的愛與哀愁常常掛在身邊。那是因為我知道,哪一天失去了跟他們說的機會,我的世界會崩塌得只剩下灰燼。我還在學習各種表達愛的方式,也許這樣可以用我的方式讓更多人也去表達愛。

我擁有太多抽象的情感。如果不好好整理的話,這一輩子會有太多遺憾。我愛你,所以常常擔心自己會有遺憾。

Saturday, January 27, 2018

離開痛苦以前,我捉住心走遠


一次又一次的離別與重逢的情緒於心中奔波,而我忽然擁有了一個人面對一切的勇氣。後來想想發現每一次的痛苦難受,都會在後來的某一次溫暖的氛圍中融化。

台北飛往吉隆坡近5小時的航程中,其中五分之二的時間耗在等待飛機餐、轉換不同類別的電影上;五分之一的時間在打瞌睡(很明顯我只適合靠窗的位子,抱枕拿出來就可以直接睡了);五分之一的時間為自己創建歌單,在有限的曲庫中選擇自己喜歡聽的歌。最後那五分之一的時間我都在放空。彭羚版本的《情書》大概是這一趟旅程最大的收穫。

回家以前的一整個星期過得很痛苦,身心靈都有大大小小的創傷。我沒有告訴他們我怎麼了,但我知道那些大大小小的挑戰都已經藏在記憶深處了。

回來以後的這兩天,內心也曾瀕臨崩潰。面對自己無法承認的現實狀況,我的心我的腦海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翻轉,每一個360度都有嶄新的無力感需要打敗。我還沒有釋懷、還沒有放棄,也因為這樣,我還沒有走過來。

飛機降落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時,機長說的那句「Selamat pulang ke tanah air」差一點把這一段時間所積累的情感一次性地擊散開來。我的感性來無影去無蹤。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但我知道我是真的愛它們。

我回來了,帶著很多故事繼續收集我自己故事。